999文學 > 帝臨鴻蒙信息頁 > 帝臨鴻蒙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 日影西斜,殘陽如血

    云海水澤,位于最深處,此地,乃是整個云海水林之中,最為神秘的地帶。

    之所以說其神秘,主要是因為云海水林之中,危機四伏,很少有誰來過這里,當然,也很少有人能夠安全的來到這里。

    所謂的云海水澤,其實就是一片泥沼地帶,面積很是廣闊,整片水澤之中霧漪蒙蒙,白霧遮天,可見度極低。

    荒海神洲之中,雖然位于海底之中,但是,此處也有日夜之分。

    說來也是奇怪,荒海神洲雖然與空中的圓日之間,隔著極深的海水,但是,這里卻與陸地上一樣,同白天,共黑夜,無盡的海水,絲毫阻擋不了太陽的光芒,與月亮的月華,垂落到荒海神洲之中。

    而今,正處于黃昏時分。

    日影西斜,殘陽如血。

    云海水澤附近,一個粗大的古樹之下,羽皇以及水千雪等人,靜靜而立,太陽的余暉,斜落而下,將他們的影子,拉得好長。

    此刻,他們皆是在注視前方,注視著云海水澤之中,個個眸光爍爍,眼神中滿是好奇與不可思議。

    而這一切,皆是因為,他們在云海水澤之中,看到了兩個人。

    云海水澤之中,居然有人,由于,相距有些遠,羽皇等人并不能看清對方的模樣,遠遠的只是能看到對方的輪廓,那應該是兩位男子。

    “奇怪,云海水澤之中,怎么會有人在?”這時,那位身穿白袍的老者開口,一臉的驚訝。

    “是啊,確實是有些奇怪,就是不知道,他們是一直生活在這里的人,還是與我們一樣,是從外面一路行至此地的?”那位身穿黑袍的先天圣靈境的老者接話,眼睛微瞇道。

    “汪了個汪的,真是活見鬼,不知道為何,本汪爺怎么感覺,云海水澤之中的那兩道身影,有些熟悉呢,好像在哪見到過!睂す呕瘟嘶味,一陣沉思,他覺得前方的那兩道身影,很是面熟。

    “確實,確實是有些熟悉!本o隨尋古之后,羽皇也是開口了,他在點頭附和。

    “嗯?羽皇,難道,里面的那兩個人,你們認識?”水千雪藍衣出塵,此際,她在望著羽皇,說話間,一頭水藍色的長發,隨風飄動,飄逸而絕世,宛如神女臨塵。

    默默凝視了一會水千雪,羽皇搖頭,道:“不知道···”

    “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確定自己認不認識對方,因為,我還未能看清對方的面目!闭f到最后,羽皇又默默地補充了一句。

    “公主,永恒人王,你們說,水澤之中的那兩個,該不會是和霓裳姑娘的遭遇有關吧?”這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位身穿黑袍的老者,突然出言,這般猜測道。

    “水老,你是說,霓裳姐姐,有可能就是被水澤之中的那兩個人,給擄來的?”水千雪美眸爍爍,盯著那位黑袍老者追問道。

    “回宮主的話,這只是屬下的猜測!焙谂劾险,也就是水千雪口中的水老,糾正道。

    “汪了個汪的,你別說,還真的是有這種可能,你們發現沒?水澤之中的那兩個人,在其中可是穿梭自如啊,熟悉的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般,說不準,霓裳小娘子,還真的是被他們給擄過來的!睂す劈c頭附和道,他覺得水老猜的可能是對的。

    “只是,這是為什么呢?若一切正是水澤之中的那兩個人做的,那么他們到底為何要把霓裳姐姐帶到這里呢?”水千雪秀眉緊蹙,質疑道。

    尋古瞪著眼睛,正色道:“汪,難道這還不明顯嗎?你沒有發現,水澤之中的那兩人,明顯是男子,你說說,兩個男子,將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很美的美女前行擄來,還能是為了什么?”

    說到最后,尋古目光一轉,突然看向了羽皇,搖頭嘆息道:“汪,羽小子,我覺得,你頭上恐怕已經冒綠光了!

    羽皇瞪著尋古,沒好氣的道:“死狗,你給我滾!你頭上才冒綠光呢!

    說完,羽皇目光一轉,突然看向了水千雪,詢問道:“千雪,霓裳被帶走之時,是什么修為?”

    “和我一樣,是上古神明境的巔峰!彼а┫胍膊幌氲牡。

    聞言,羽皇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下,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怎么修為都這么高了,他可是記得,當初分離之時,自己可是眾人中修為最高的,結果,這幾年不見,竟然全都是超過了自己。

    “哎,看來,我也得努力了!毙闹邪祰@一聲,羽皇豁然看向了尋古,斜睨道:“死狗,聽到沒,霓裳現在可是一位上古神明境巔峰的修為啊,你覺得,就憑水澤之中的那兩個與霓裳同等修為的人,有能力將她擄到這里來嗎?”

    “汪?修為···”尋古微微一怔,接著,它雙眼一睜,一臉詫異的盯著羽皇,道:“你真的假的?這么遠的距離,你也能夠看出他們的真實修為?”

    旁邊,水千雪等人雖然并未說話,不過,此刻他們卻也都是在看向羽皇,個個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硬看自然是看不出,但是,使點手段就不在話下了!庇鸹侍袅颂裘,自信的道。

    “汪了個汪的,妖孽!”尋古愣了半響,最后,語重心長的說出這樣一句感慨,這絕對發自肺腑的。

    羽皇翻了翻白眼,道:“我剛剛之所以說這些話,就是想要告訴你,你的猜測,全都是扯淡,都是錯的···”

    說到這里,他目光一瞇,凝視著水澤之中的那兩人,道:“至于,想要弄清楚,水澤中那兩人是誰,這個簡單,我們到近處一看,不就知曉了!

    “嗯!

    眾人齊齊點了點頭。

    接著,他們再次動身了,臨空而踏一步步朝著前方走去了。

    水澤之中,并無危險,所以,一路上他們走的很是順暢。

    不久后,他們便是來到了那兩個神秘的男子的近處,不過,他么并沒有立刻現身,而是藏在了暗處,他們在觀察那兩個到底是在干什么?

    先前由于距離遠,遠遠地,他們只是依稀間看到,他們正在一個地方徘徊,似乎是在研究著什么。

    直到此刻,到了近處,他們才發現,原來,那兩個神秘的人前方,存在著一個巨大的漩渦,而他們此刻,所研究的對象,正是這個漩渦。

    “漩渦,那邊有個漩渦!”這個時候,水老突然出言,壓低聲音道。

    “沒錯,當初卷走霓裳姐姐的就是這樣的漩渦,果然,霓裳姐姐真的在這里!彼а┟理胚^,滿臉的驚喜之色,長途跋涉,歷經磨難,總算是找到了。

    “汪了個汪的,我這是眼花了嗎?我怎么覺得,那兩個那么像來世與今生那兩貨!”這是尋古的話,此刻,他雙眼大睜,望著不遠處的那兩個人喃喃道。

    “誰?誰在哪?出來?”與水千雪他們不同,尋古并未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音,所以,他的聲音一出,頓時驚動了那個人。

    說話間,他們豁然轉身,齊齊朝著尋古等人所在的方向看了過去,至此,尋古他們全都是看清了對方的模樣。

    “汪了個汪的,真的,居然真的這兩個貨!笨辞宓胤降恼婷婺恐,尋古頓時叫了出來,說話間,他顯出身形,當即從附近的白霧之中,走了出來。

    “千雪,等一下,你們記得,稱呼我為吟殤!庇鸹蕠诟赖。

    說完,他立刻化作了吟殤的模樣,帶著水千雪等人,齊齊從白霧中顯出了身形。

    “咦,吟殤兄,尋兄,怎么是你們?你們怎么在這?”水澤之中,看到羽皇以及尋古之后,那兩位神秘的男子,臉色一變,頓時齊齊驚呼出來,滿眼的不可思議之色。

    這兩人,不是他人,正是剛剛和羽皇他們分開不久的吳來世以及游今生兩人。

    “汪,本汪爺還想問你們呢?你們是怎么回事?怎么會在這里?”尋古走來,不答反問道。

    “我們···這···這個···”吳來世兩人相視一眼,吞吞吐吐,一陣猶豫,吭嘰了半天,硬是什么也沒說出來。

    一陣猶疑之后,吳來世喟然一嘆,道:“哎,算了,今日我們既然能夠在這里相見,那就是緣分,這都是命中注定的,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隱瞞了,給你們實話實說吧!

    “嗯,說吧,反正吟兄與尋兄,也不都是外人!庇谓裆c頭附和道。

    “汪,你們到底是想說什么呢?”尋古支棱著耳朵,好奇的道。

    “這事,其實得從頭說起,從我們第一次相遇之時說起···”吳來世眼神微瞇,道:“吟兄,尋兄,你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之時的情形嗎?”

    “自然是記得,你們可是差點就砸到了我們!庇鸹庶c頭道。

    “咳咳,說來慚愧,當時,我們說是是因為,腳下一軟,所以才會栽下來的,實際上,并不是如此,當初,我們之所以會突然從空中栽下來,皆是因為,我們遇到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是它把我們給掃了下來!眳莵硎酪荒樀膶擂。

    (抱歉啊,染墨是個上班族,所以,一般都更新的晚,有些讀者,說我慢,其實我也沒辦法啊,白天上班,只能晚上碼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广东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