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學 > 帝臨鴻蒙信息頁 > 帝臨鴻蒙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此生執念,動亂伊始(二合一)

    夜空中,羽皇深深地看了眼眼前的絕美倩影,隨即緩緩地走到了她的身邊,抬頭仰望著星空,頓了頓才道:“我也是……”

    說完,兩人微微對視了一眼,接著便齊齊陷入了沉默之中。︾,

    宮殿之巔,星空之下,一道紫金色的身影,一道七彩的身影,并排而立,靜靜地望著遙遠的夜空,久久無言。

    兩人之中,只見那道紫金色的身影,劍眉星目,俊逸無比,他五官如刻,完美無雙,一頭亂發,隨風舞動,無比的飄逸,眉宇之間透著無盡的貴氣,一雙皓目,仿佛可以萬千星辰,眸光閃爍,明滅宇宙萬千的繁華。

    而那個七彩的倩影,則是絕美無雙,她,仿佛是集天地間萬千靈秀于一身,舉手投足,無不充斥著絕世的美,夜風中,她長發飛舞,羽衣飄飄,周身繚繞著仙靈之氣,唯美無雙,如仙如神……

    靜立于天地間,他們仿若才是真正的一對,此時此刻,他們兩人仿佛成為了夜空下的唯一,他們的光華,無比的耀目,一瞬間,仿佛整個世間都徹底的暗淡了下來,舉目天地,他們兩人才是最永恒的光華……

    “這條路……就是你想要走的路嗎?”夜空中,不知道沉默多久,仿佛只是過了一瞬,也仿佛是過了許久,只聽帝雪含煙那宛如天籟般的聲音,突然自星空中傳了過來。

    “是!這條路,就是我此生所要追求的路!甭勓,羽皇沉默了一會,緩緩而又堅定地說道。

    “真的要走下去?你有信心嗎?”帝雪含煙依然望著星空,聲音無比動聽的道。

    “信心?”聞言,羽皇臉色微微一頓,思索下才道:“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不過,此生既然踏上了這條路,我就會一往無前的走下去……”

    “你的資質,絕世無雙,若是走其他的路,未來,定然可以很容易的走上絕顛……”帝雪含煙輕輕地道。

    “或許吧!我知道,我走的這條路,會很難很難,在未來會遇到無盡的磨難,可能會滅亡途中,很可能會沉于血海浮屠,萬劫不復……”羽皇微微點了點頭,隨即,聲音一轉,道:“但是,我心中更知道,這條帝路,就是此生必走的路,是我此生最大的堅持與執念!

    “為什么?既然你知道這條路很難,為什么偏偏還要走這條充滿無盡艱辛的路呢?”這時,只見帝雪含煙突然轉身看向了羽皇,絕美的秀眉皺成一團,一雙美眸之中,透著無盡的困惑。

    “為什么?”羽皇輕念一聲,深深地吸了口氣,緩緩地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我心中的一個執念……”

    說到這里,羽皇稍稍頓了下,又繼續道:“你知道嗎?本來我走這條路只是為了報仇?墒,后來,當我突破天階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卻不知為何,突然生出一絲錯覺,仿佛這條路,就應該是我此生的追求,再到后來,我封天成功的那一刻,我心中突然浮現出了一道聲音、一個熟悉而久遠地感覺,也就是那一刻起,我才完全確定,這條帝路就該是我的路,無論前路會遇到多少生死相阻?此生也定然不負……”

    “執念?”聞言,帝雪含煙沉凝了良久,才突然問道:“是什么執念,難道比你的生命還重要嗎?”

    “是的!”聞言,羽皇神色一斂,瞬間陷入了沉思,直到許久之后,它才緩緩地開口道:“雖然我還不知道,我心中為何會有這個執念,也不知道這個執念究竟是什么?但是,我心中非常清楚,它對我很重要,它的重要性要超過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

    說到此處,羽皇深深地呼了口氣,繼續道:

    “這絲執念,我并知道它是何時,銘刻在我內心之中的,它,仿佛就像一個不可觸碰的雷池一般,每當我試圖去觸碰它、去回想它,我的心中都會突然升起一股無邊的悔恨與傷痛,痛的難以忍受,仿佛是丟失了什么比生命還要最珍貴的東西一般,我不明白,我心中的痛到底來源于何處?我想要個答案……”

    “一直走下去會有答案嗎?”帝雪含煙輕聲道。

    “有,一定有!”聞言,羽皇眼中倏然布滿了堅定之色,道:“我也說不清為何,但我就是可以肯定以及堅定,在帝路的盡頭,一定會有答案!

    “所以,無論是為了心中的執念,還是那份答案,此生,我都必須沿著這條帝路走下去,無論前路充滿多少艱難,萬死不悔!因為,我很想知道,我的執念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每次想要觸碰它,都會是那般的痛,那般的悔恨……”

    說完,仿佛想到了什么傷心的事情了一般,只見羽皇眉頭不禁皺了起來,眼中倏然布滿了無盡傷痛,一股股濃郁的悲傷,忽然自羽皇身上升起,無盡悲意,仿佛蘊含恒古的悲傷,使得四周的天地,都好似一同悲傷了起來……

    此時此刻,仿佛是感受到了羽皇心中悲意,只見那個存在于羽皇右手心之中的一世花印痕,倏然亮出一抹淡淡地七彩光華。

    旁邊,聽了羽皇的話,感受著羽皇身上的悲傷,帝雪含煙只覺得心中狠狠一震,仿佛有什么東西被觸動了一般,只見她絕美的臉色倏然一白,心中猛然生出一股無盡的傷痛。

    靜靜地看著羽皇,望著羽皇那緊皺的雙眉,此刻,只見她看著羽皇的眼神中,滿是復雜,絕美的雙眸不斷地閃爍,眼中有一絲熟悉,一絲疑惑,同時,還有一抹深深地心疼……

    “如果,今天天王皇朝要是沒有退兵,你會怎么做?寧死不退嗎?”深深地望著羽皇,許久之后,帝雪含煙突然神色一斂,聲音輕柔地道。

    “沒錯,永恒存,我則在。永恒滅,則我消!甭勓,羽皇楞了一會,突然收回了思緒,看著帝雪含煙,沉凝了下,突然堅定的道。

    “只因那絲執念?”帝雪含煙秀眉一皺,絕美的眼眸緊緊地盯著羽皇。

    “是,但也不全是!甭勓,羽皇先是點了點,接著又搖了搖頭,道:“因為,除了那個執念之外,還有著屬于帝王的尊嚴。頂天立地,方位帝王,從來沒有逃跑的帝王,有的只是戰死的帝王!

    “這條路,非走不可是嗎?即便前路遙遙,生死縹緲?”聞言,帝雪含煙深深地看了眼羽皇,隨即臻首微抬,望著夜空緩緩地道。

    聞言,羽皇眼神無比堅定的點了點頭,過了許久之后,才堅定道:“非走不可!即便前路遙遙,生死縹緲!

    旁邊,聽了羽皇的話,帝雪含煙一陣沉默,片刻后,只見她突然轉身,緩緩地朝著遠處走去了……

    “我會一直陪你走下去的……因為,這是帝雪世家的使命!”夜空中,就在帝雪含煙快要消失的時候,一句宛如天籟般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宮殿之巔,聽了帝雪含煙的話,羽皇身軀一震,眼神突然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靜靜地凝望著那道漸漸消失的絕美倩影,羽皇一陣失神,因為,這一刻,羽皇突然感覺到帝雪含煙的身影,是那么的熟悉,仿佛和一個無數次徘徊在自己的夢中的身影,完全重合了……

    “你,會是她嗎?她,又是誰?為何總是那般的熟悉……”靜靜地望著遠處,羽皇輕輕地自語,片刻后,只聽他堅定地道:“放心吧,此生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說完,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只見羽皇輕輕地苦笑一聲,道:“想不到,在她面前,我居然將心中的秘密都說了出來了,看來……有些感覺真的很奇特!

    言罷,羽皇深深地呼了口氣,隨即消失在了夜空中。

    嗖嗖嗖!

    夜空中,只見羽皇的身影剛一消失,就在羽皇之前所在的那個宮殿之巔,便是突兀的出現了三個光點,接著,只見三個光點,光華一閃,瞬間化為了三道虛幻的身影。

    “你們說,她,會是她嗎?”微微沉默了一會,只聽左邊的那道身影,突然道。

    “她是她,卻也不是她!甭勓,頓了頓,只聽中間的那個身影微微道。

    “是!”這時,現在右邊的那道身影,輕嘆一聲,突然道:“你們感受到了嗎?那股悲傷,又出現了……”

    “嗯!甭勓,只聽中間那道身影輕嘆道:“多少年了,如今早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多少次開始了……”

    “一次次默默地輪回,一次次苦苦的等候,即便萬古滄桑,依然不曾改變,每一次的巔峰,便是他走向輪回的開始……”這時,只聽左邊的那道身影,聲音低沉地道。

    “恒古的那個承諾,似乎早已銘刻在主人的靈魂之中,即便無盡的往復輪回,也無法磨滅,亦不曾忘卻,每一世,他都在冥冥之中堅守著……”中間的那道虛幻身影道。

    “一次次的輪回,是等待,也是自我封塵,可是,無論多久,那種銘刻在主人靈魂之中的承諾與執念,都從未消散,以至于后來的無數世,他負了整個宇宙萬界,負了整個仙濛天地,負了所有為他付出一切的人,但是,卻唯獨不負她……”深深吸了口氣,只見最右邊的身影,聲音沉重的道。

    “主人的執念,早已超越了一切,誰都幫不了他,只有她,只希望這一次是一切的終結,只希望這一次,她會出現,希望這一次主人,能夠……歸來,因為,他已經消失太久了,這個世間不能沒有他……”這時,只聽中間的那道身影,聲音透著無盡悲痛的道。

    “會的,一定會的,因為主人答應過的,無論過去了多少衍元輪回,主人定將回帶著失落的繁華,再次歸來……”

    虛空中,只聽一道堅定不移的聲音響起,下一刻,只見這三到身影,瞬間化為了三道光點,消失在了夜空中。

    轉眼間,在原地只留下一聲聲堅定的聲音,緩緩回蕩……

    眼間,在原地只留下一聲聲堅定的聲音,緩緩回蕩,再無一絲人影……

    時間流轉,月落星辰。

    不知不覺間,一夜的時間,匆匆而過。

    第二日,永恒天城中。

    “啟稟君主,屬下如今已經查明,天王大軍突然撤兵的原因了!庇篮愦蟮钪,只見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單膝跪在殿中,無比恭敬地對著,坐在九龍王座之上的羽皇道。

    “哦?”永恒大殿之中,聽了黑袍男子的話,羽皇眉頭一挑,聲音威嚴的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當日,天王皇朝突然退兵,讓羽皇感到非常不解,故而,回到永恒天城之外,羽皇朝立刻派遣專門負責刺探消息的‘玄天堂’去查探了一番。

    而今,殿中的這位黑袍男子正是玄天堂的堂主——拾風。

    “回君主!據屬下得知,天王皇朝之所以退兵,皆因霸天皇朝的千世皇主!

    “霸天皇朝?千世皇主?是他?”大殿中,只聽拾風的話音一落,乾坤二主以及骨王都是突然驚叫了起來。

    “回幾位大人的話,是的!”微微看了眼乾坤二主等人,拾風拱了供手,重重點了點頭道。

    九龍王座之上,羽皇先是深深地看了眼乾坤二主等人,隨即,又將目光移向了拾風,口中威嚴的道:“當日,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回君主,據屬下所知,當日,是千世皇主親自前往天王皇宮逼迫天王大軍退兵的,并且,還使得天王皇朝兩年內,不得進攻永恒王朝!贝蟮钪,聽了羽皇的話,拾風連忙恭敬地道。

    “兩年?天王皇主,他真的答應兩年內不進攻我永恒王朝了?”這時,只聽拾風的話一出,羽皇眉頭瞬間一揚,語氣中帶著驚訝的道。

    “回皇主!千真萬確,天王皇主他的確答應了!笔帮L語氣堅定的道。

    “嗯!甭勓,羽皇緩緩地點了點頭,接著,只見他眉頭一皺,道:“只是不知,這位千世皇主為何要幫我們?”說到這里,只見羽皇忍不住看了眼乾坤二主等人。

    “君主,如果屬下沒有猜錯,他這是在還人情!备惺艿接鸹实哪抗,乾坤二主等人微微對視聊一眼,接著只聽天乾之主突然道。

    “還……人情?”聞言,羽皇眸光一閃,接著,仿佛想到了什么,只見他了然的點了點頭。

    微微沉默了一會,接著只見羽皇突然道:

    “好了,不管怎么說,都是要謝謝千世皇主的恩情,如今,這兩年的時間,我們必須要好好利用,因為,對我們來說,它可是彌足珍貴的,可謂是我們的希望!

    “是的君主,我們永恒王朝必須在這兩年之內,快速地成長起來,不然我們將難以立足于九天!边@時,只聽天乾之主突然道。

    “嗯,不錯!甭勓,羽皇凝重的點了點頭,片刻后,只聽羽皇威嚴而又堅定的道:“這一次,我們必須要瘋狂的擴軍,畢竟我們的兵力還遠遠不足!

    “嗯,不錯,只是,這資源……遠遠不夠!甭勓,骨王幾人微微皺眉道。

    “資源?”聞言,羽皇微微沉凝了下,突然霸道的道:“資源,諸天戰場之中,有的是……”

    “嗯?君主你的意思是……”大殿中,聽了羽皇的話,乾坤二主等人先是一愣,接著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只見他們的眼中都是倏然閃過一抹精光,齊聲道:“爭霸諸天戰場,獲得資源來擴大永恒大軍!”

    “諸天戰場,自古以來,便是弱肉強食,那里是九天之中最危險的地方,但同時也是九天之中最富饒的地方!甭勓,羽皇一一掃了眼殿中眾人,淡淡地道:“那里是強者的樂土,是弱者的地獄,我相信,永恒王朝之人永遠絕不是弱者!

    “君主圣明,諸天戰場,如今正是我永恒王朝快速成長的最好去處!”天乾之主臉色驚喜的道。

    “沒錯!如今我永恒王朝,若想快速發展就必須要大量的資源,僅僅憑借著煙雨大世界的那片資源,已是遠遠不夠。如今,我們要想發展,就必須戰!”這時,只聽地坤之主突然說道。

    “沒錯!雖然爭奪,很可能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敵人,但是,須知,我們的路,走到最后只能留下一個朝代,也就是說,在這九天之中的所有朝代,未來都有可能是我們的敵人,既然如此,那就沒有必要過多顧忌了!贝蟮钪,羽皇臉色微沉,聲音字字透著堅韌的道。

    “帝王之路,血海浮屠!如今,我們已無退路,不在戰爭中輝煌,就在戰爭中死亡,”大殿中,說到這里,只見羽皇豁然自九龍王座之上站了起來,對著殿中眾人一字一頓的大吼道:“今生今世,就讓我們一起努力,舞動手中戰天場戈,在這漫天諸朝中,殺出一條屬于我們永恒王朝的不朽天途!”

    (抱歉了,更新晚了,從今以后,染墨開始兩張合一,一起更,一更5000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广东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