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學 > 我有一個狐妖女友信息頁 > 我有一個狐妖女友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原本就有些奇怪的推測在這一刻似乎是得到了佐證。

    其實早就在當初見到那黃金牢籠的時候,他隱約就看到過那萬丈金芒的樣子,只不過一直沒有見到過實物。

    如今真的見到這云海之上的金光,他才突然意識到那黃金牢籠并非是那大陣的本相,真正的大陣其實一直未曾破開。

    心里的思緒未盡,還沒等他多想另外一邊的顧水夢卻是攥緊拳頭冷不防的照著他臉上就是一拳!

    這一拳之扎實幾乎是迎頭就把他打懵,轉頭就直接掉了下去。

    偏偏那姑娘還不送勁兒,追著他又是接連幾計暴揍。

    一時之間拳影如風,亂腳如雨,呯呯嘭嘭的一陣亂踹硬生生的把葉小孤從天上打到了地上。

    葉小孤還沒等反應過來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站都站不起來了。

    “呸!”顧水夢一連打了十幾分鐘,這會兒似乎是稍微緩了緩勁兒,順手又踹了他一腳,沒好氣的說道,“姓葉的,我不管你是什么東西,今天這大陣若是不打開,我顧水夢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那可得碎得細點兒,畢竟我這一米八的個兒要碎成一萬段估計還真是有點兒難度。”

    葉小孤鼻青臉腫的癱在地上,饒是臉上還帶著紅,這會兒嘴里卻是半點不饒人。

    顧水夢瞧著他這嬉皮笑臉的散漫模樣,一時也是忍不住心緒,追著他又是好一頓胖揍。

    只不過這一來二去沒什么效果之外,顧水夢自己也感覺沒什么意思。

    被困在這銀霜宮的群山之中這么多年,她其實早就算是默許了這樣的結果,如果葉小孤突然打開了這大陣她或許還有些不知所措也不一定。

    心念之間,這姑娘一時也沒個法子,回頭看了看金光隱沒的藍天白云默然無語。

    葉小孤被她打了一頓,這會兒瞇著眼睛看著她的側臉,下意識的還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揚,偷偷的笑了起來。

    沒想到他這一笑正巧被顧水夢看了個正著,那姑娘心里怨氣一起,攥緊拳頭冷冷的問道,“姓葉的,你笑什么?”

    “和我生個閨女兒吧,怎么著也算是打發時間不是?”葉小孤笑著玩笑一句。

    可惜這話音剛落,顧水夢大步上前按著他就是一通亂捶,呯呯嘭嘭的還伴隨著血色飛濺簡直是恐怖如斯。

    兩人鬧了好久但是終究還是少了那么點兒意思。

    顧水夢雖是對葉小孤從來不吝嗇拳腳,但是本質上這姑娘也不是什么暴力狂,唯獨見著葉小孤的油膩樣子有些忍不住緒而已。

    打了他一頓算是樂子,一直打下去反倒沒了什么意思。

    云霞初起,落西山。

    顧水夢明知逃不出那云海之上的萬丈金芒,冷著臉就朝著銀霜宮而去。

    葉小孤這邊鼻青臉腫的還渾疼得好像是要散架似的,一見著那姑娘轉走了急忙也強忍著疼追了上去。

    他剛追到林子里還沒等多走兩步就被顧青薇踹了出來,又跟了兩步又是一頓打。

    那姑娘心下生厭卻還是奈何不了他這賴皮樣,最后索也就由著他跟著。

    回到銀霜宮之后,顧水夢徑直走進了自己的廂房,這次倒是將門外的制盡數打開沒有給葉小孤耍賴皮的機會。

    葉小孤進不了廂房,只能在回廊外待著,一回頭正巧見著了當初的蓮池小亭順路就過去坐了會兒。

    那蓮花池本來是布置下了一個玄妙陣法,只不過用了一次就被葉小孤發覺,此刻僅僅余留下些許的陣法余勢。

    銀霜宮之行,對于他而言自然算不上一趟好消遣,別的不說就顧水夢那脾氣就沒幾個人受得了。

    那姑娘雖是水中鮫族卻半點兒沒有柔和溫,葉小孤別的沒見到,獨獨對她那一雙粉拳印象深刻。

    以至于即便是那姑娘算是容顏絕世,對于他而言此刻也沒什么湊近去討打的心思。

    晚霞一恍而過,甚至還沒等人多看一眼就已逝去,正如這朝花夕拾難說個分明。

    葉小孤隨手摸了摸手肘,臉上的傷但是消得快些,肩背關節就有點兒慘淡了一直被那姑娘扭著打,現在還是有點兒酸疼。

    “這是?”

    心念之間,他半靠在涼亭的欄桿上正打算瞇一會兒把這漫漫長夜熬過去,沒想到月光之下的蓮池之中卻好像是閃過了一抹奇異的靈光。

    那靈光對于別人而言或許太過微末,絲毫不會在意,但是落在葉小孤眼里卻讓他下意識的伸手引了一下。

    原本還以為什么都不會發生,沒想到他一伸手水面上突然靈光一閃好似明鏡一般映出了顧水夢的影。

    “這蓮池竟然是與那廂房相通的?”

    葉小孤眉頭微微一挑,說是詫異其實倒也不太在意。

    水面上的光影正好顯出那姑娘此刻的影,先前她還鬧騰不休這會兒安靜下來反倒是乖巧了不少。

    她化作了妖,那條淺藍色的魚尾蜷縮包裹著她變成了一團兒就那么靜靜的待在那池底的金色牢籠之中。

    葉小孤簡單的看了兩眼,抬起頭又看了看天上的明月突然很想喝酒。

    他自然是看出了那姑娘心里的委屈和失意,只不過他自己都是將死之人又有什么本事去摻和她的事?

    再者說他邊這么些個姑娘,生孩子的都好幾個了,對于這么一個兩個的他還真沒心思去費那些勁折騰。

    只不過……

    “用得著可憐成那模樣嗎?不過是困在這銀霜宮萬年而已,反正外面的世界也沒什么意思留在這里還好一些。”

    心中的思緒萬千,葉小孤看著明月而水下的顧水夢依舊是縮成一團少有言語半句的意思。

    往后的諸般歲月之中顧水夢再沒有打開過廂房的制,晴雨如何也從來沒有過問。

    反倒是葉小孤偶爾離開大去外面找了幾個閑居的散修偶爾討個酒喝,偶爾一起看著他們下下圍棋之類的。

    漸漸的他自己也開始融入那些散修的常,每天裝模作樣的跟著他們到處游歷好像是自己也是一個筑基小修一般。

    等到他回過神來,恍惚之間也明白當初為什么見著顧水夢也在銀霜宮弟子之中了。

    那姑娘的孤寂至此還沒有癲狂到一見面就殺了他,其實已經算是最大的溫柔了。

    時有雨,連綿入夜。

    葉小孤又坐在涼亭的長凳上隨手拿著一壺青竹酒,盯著水中的那個蜷縮成一團兒的影。

    若不她的那條魚尾時不時的隨著水浪搖兩下,他還真以為她已經死了。

    細細數來,他待在這銀霜宮無所事事已經快三十年光景,那姑娘也躲在水里三十來年沒有動過分毫。

    淅淅瀝瀝的小雨讓這蓮池dàng)漾起了無數的漣漪,卻并沒有模糊那水下的光影。

    葉小孤看了兩眼,順手喝了一口酒。

    這酒本是青竹酒喝起來不辣口也沒什么度數,但是他此刻好像是莫名的有些暈乎乎的以至于看著水下的顧水夢平白的還有些迷糊。

    涼亭的深青色屋檐上隨著細雨微朦也偶爾會落下一滴屋檐水。

    漣漪一起,漸漸擴散到了遠處的青綠荷葉,轉眼又好像是平復了幾分。

    再一回頭本該是坐在長凳的葉小孤突然就不見了蹤影,而那蓮池水面好像也隨著細雨漣漪變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年月朝夕總是分分秒秒說是漫長,其實一轉眼好像就過去了。

    許久未曾打開的廂房大門伴隨著老舊門軸“吱呀”一聲緩緩打開,門上的灰塵都窸窸窣窣的灑了一堆。

    當先一人信步走了出來,著那件隱龍黑袍,銀發隨風微微一揚一時還感覺有些瀟灑的意味。

    “來,夫人,小心門檻。”

    “……”

    顧水夢跟在他后面,見著他回頭下意識的還皺著眉頭后退半步。

    過了一會兒,這姑娘好像才反應過來似的,反手一揚下意識就要給他一巴掌。

    只不過這次葉小孤倒是不躲不閃,仍舊是一臉笑意的看著她。

    似乎是他笑得太燦爛,顧水夢揚了揚巴掌還真就是沒落下去,反倒是葉小孤嬉皮笑臉的抱著她膩味了一口,嘖嘖嘴道,“真甜。”

    顧水夢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也沒心思和他在這些瑣事上斗嘴,轉過話題道。

    “你到底有沒有辦法出去?”

    “沒有。”

    葉小孤很是光棍的這么說了一句,顧水夢的臉色一下子就拉了下來,冷然道,“姓葉的,你這是什么意思?!”

    “都說了好幾次沒有了,我要是能出去早就出去了何必回頭找你消遣?”葉小孤嘴角微微一揚,說起這些話來還頗為理直氣壯的意思。

    那個下著小雨的夜晚,對于他而言還真就是一時起了心思,半點兒沒有多想其他的意思。

    這一路連哄帶騙的這么多年,如今被拆穿了他還是笑得那么賴皮。

    “大不了夢兒再打我一頓?反正這事也就這樣了不是?”

    “姓葉的,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那倒不是,我只是覺得夢兒也同樣孤獨罷了。”

    說話間,葉小孤的臉上的笑意淡去幾分,伸手將顧水夢攬入懷中。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广东11选5助手